世貿.香港.之一

「他們的手藝與傳統也許已經消失,他們對新出現的工業社會持敵對態度,他們的造反密謀也許是有勇無謀;然而,是他們生活在那社會劇烈動盪的時代,而不是我們;他們的願望符合他們自身的經歷。如果說他們是歷史的犧牲品,那麼他們現在還是犧牲品,他們在世時就一直受人詛咒。」
-E.P. Thompson《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

一九六三年的文字。十八世紀的故事,發生在英格蘭,也許那些,並不是多麼遙遠的想像。

傷害總是那麼容易造成。一個字、一張圖、一瞬間的影像,已經是重重的拳頭。躲在人群裡窺伺,按下快門,或是敲打著電腦鍵盤,然後在人群中散播,都是最容易不過的事。攝影者總禁不住畫面的誘惑,伸出的鏡頭足以探人鼻息。圍觀者總是在等待一些事情的發生,黑壓壓的一片,好像等待死亡徘徊不去的烏鴉。那些斯文的電視新聞記者,總是在平靜的時刻,打扮成全副武裝的陣勢,在鏡頭前肉緊地向遠方的觀眾講述形勢的「發展」,與事故的「發生」。那一身的防暴裝備,不單單是是為了防衛,還是一種對危急情勢的展示,一種對暴力的塑造,既是防暴的盔甲,又是噬人血肉利齒。嗜血的形容,已經令嗜血者麻木了嗎?或者嗜血與否,已經不再有兩種以上的選擇,甚至只剩下虛無的美學感嘆。那樣血腥,那樣美。

「We’re are now going to define and defend ourselves」語氣是鏗鏘的,語意卻帶著悲愴。「我們」或「他們」的畫分,往往並不由「我們」或「他們」來定義,更惶論守護。

熱心人在網上散發〈告全港警務人員書〉,呼籲警務人員要分清是非,手下有情。或者我們更需要一份〈告全港市民書〉,懇請全港市民,從媒體工作者,到街頭巷尾臨時時事評論員等民間武裝力量,即使口中無物,也請手下留情。

**以下道聽途說,並不涉及相片中任何人物**
道聽途說之一
攝影記者甲問攝影者乙:你都係記者啊?
攝影者乙興奮地答:噢,我係藝術工作者,今次影左好多靚相。啊,唔知今次有冇人自殺或者放血呢?哈哈...
(注:我最初猜想那位「藝術工作者」一定是從事行為藝術的,後來一想又認定他是藝術行政人員。而他那份對死亡的執著與詰問,更令人懷疑,他是一名業餘哲學家。)

道聽途說之二
背景:南韓示威者正在發表聲明。
年輕男記者甲對年輕男記者乙說:「嘰哩咕嚕一定係講緊韓國粗口。」

道聽途說之三
背景:南韓示威者正在發表聲明。
年輕女記者甲對年輕女記者乙說:「點解d人可以不停咁講野架?」

道聽途說之四
背景:南韓示威者正在發表聲明。
中年男記者丙在講手機:「......依家係處狗up緊......應該已經衝完啦,部分人已經散去.....」

 

13 comments

  1. 華利 says:

    謝謝你的相片,很精采。

    2005 年 12 月的香港,很值得紀錄,就算是角力場地以外的地方(交通工具上黃色的告示,月台上和我上課的地方平時看不見的護衛員),不只是那個列強壟斷的會議,很多很多大小景物都是歷史的一部份。

  2. ablaze says:

    很美的相片啊!這兩天聽了許多對傳媒工作者的批評呢!

  3. YK says:

    很涼薄! 不過涼薄的人在香港俯拾皆是 ── 今天下班時, 我聽見上司跟幾位與她同級的高層齊齊取笑韓農三步一拜, 笑同情農民的香港人太sentimental…… 這些高層, 全部都是80年代的大學畢業生, 全都當了父母, 卻竟然說出如此涼薄的說話!

  4. chanchan says:

    謝謝你的相片!
    讓我感覺自己也近離距離真實地接觸世貿。

  5. 布偶 says:

    看了第3,4,5幅相後,不明白… 長條的木是啥?

  6. Tale says:

    那應該是被警方拆散的「木祭壇」。據「報導」,當時一批韓國農民正把「木祭壇」點著,用以「衝擊」警察。

  7. 11 says:

    謝謝你的文字,我們在香港很多時泯沒了良知。變得很功利。

    當我不憤今天報紙頭條用”百變暴民謝幕”時,我竟又真的聽到有人說”咁佢地係暴民呀, 襲
    擊警察呀”

    香港人有思考能力就不會令那些大報成為大報, 根本是小報作風。

  8. 熊一豆 says:

    Tale, 是夜有感,那天在天橋上你說得很對。關於誰才是新自由主義的死命粉絲。

  9. 亞喜 says:

    因為,找”沙面”找到你,看了世貿的相片,角度構圖很棒!而我亦可以在那些場景中與你擦身而過. 因為我亦曾在”這角度”觀看世貿!

  10. TT says:

    The police did exceptionally good, Bishop Chen SUCKS!

  11. greenlight says:

    他們的手藝與傳統也許已經消失,他們對新出現的工業社會持敵對態度,他們的造反密謀也許是有勇無謀;然而,是他們生活在那社會劇烈動盪的時代,而不是我們;他們的願望符合他們自身的經歷。如果說他們是歷史的犧牲品,那麼他們現在還是犧牲品,他們在世時就一直受人詛咒。」
    -E.P. Thompson《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

    昨天聽了某個女議員的訪談, 關於呼籲政府保護另類經濟(手工 藝傳統)的.很認同.

  12. Lost in this world says:

    A play performed by police,protester and journalists.

  13. Yanny says:

    很偶然进了你的blog
    很喜欢的照片和文字
    以后会一直关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