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於不分晝夜的夢——記皇后碼頭及其他

赤腳行走在高速公路,
才知道,
什麼是緩慢

指尖在鍵盤上嘀噠嘀噠敲打,
快門卡嚓卡嚓按下,
1/4000秒的瞬間,
0.08秒的霎那,
我終於找到了皇后碼頭
266000座,
是他們要拆掉那一座的,
26萬6千倍
難怪,
同情、惋惜、憤怒,
和它的意義一樣,
這麼少。
找到了266000座,
難怪,
冷漠、嘲諷、氣焰,
和它的資訊一樣,
那麼多。

千萬年的累積,
原來憑鈔即付。
然後在城市中燃燒,
噴出的黑煙,
是為了,
延長並照亮城市的夜。
方便夜晚的狂歡。

那一夜,
我分不清是晝還是夜。
赤腳行走在高速公路上,
城市中的萬物從身邊呼嘯而過,
留下一長串,
暴躁的漫罵和狂歡的氣味。
於是我約莫了解了,
關於遺忘的事物。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那裡有一個靜靜的夜晚,
沒有狂飆的暴躁,
沒有燃燒,然後照亮的琳瑯滿目。
只是一個供人安睡,
讓人做一個好夢的夜晚。
在那個夢裡,
每個人都還有他們各自的

11 comments

  1. YIN says:

    有感:我實在不知道,為何在(/為?)這城巿感到心煩意亂,憂傷憤怒。不是早應該習慣麼?

  2. Horizon says:

    習慣了是一回事,但習慣了不代表就有一顆平靜的心。看看我們的媒體,每天不都在按觀眾、讀者的口味,散播著焦慮、妒嫉、嘲諷、仇恨.....

  3. YIN says:

    「曾陪著了金光燦爛,難平復我但想叫喊!我早應該習慣,原來是沒有稀奇。我早應該習慣,以挫折換作真理,始終總會飛」……

  4. laihiu says:

    心煩意亂, 憂傷憤怒, 繼而漸漸麻木……很容易,但我知道不可以

    p.s. very surprised to see my website listed on the google result page :)

  5. gelming says:

    看了照片,已無言;再看文字,無言。

    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管在單程路往前飆的人多著呢﹗

  6. YIN says:

    望不要以為我是麻木的人。反之,我很久沒像今天般憤怒了。

    另,Tale兄,心情稍平復,再細閱閣下文字,只想說:好文章。

  7. Horizon says:

    YIN
    雖然和你聊天,常常覺得有種懶洋洋的味道,不過我從沒有覺得你是個麻木的人,讀你的文章就知道你是有團火的人!
    另,謝謝你的讚賞。

    ---------------
    gelming
    抄一段書:
    「逝去的人與當代的之間,有一個秘密協議。我們的來臨曾經為塵世所期待。如同祖祖相傳到我們這一輩,我們被賦予了一樣微弱的救贖力量,一樣令過去有所宣示的力量。這宣示並不是輕易地就能實現的。」(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
    laihiu
    對,不可以,不可以!

  8. YIN says:

    懶洋洋,是因為我講野慢o者…我又不像黃家駒,不太懂說話但能以音樂表達喜怒哀樂,只能用爛字。爛字也快沒有了。

  9. ariesjen says:

    真需要或者會像張大作家說的
    “眾志成城, 剷除閒情逸致”嗎??

  10. Amway says:

    哎!習慣了是一回事,但習慣了不代表就有一顆平靜的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