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自不照

(上圖摘自日劇《我們的教科書.第二集》 )

(〈All God’s Children〉By Simon Bonney)

「為什麼不憤怒?」,有時候話還沒出口就吞了回去,是無力也是無奈。「我們的社會....」(下刪數萬字廢話)「社會是複雜的。」,「社會是現實的」,究竟是在何種情況下被述說的呢?我們有時候將客觀上的實然,當成是道德上的應然;有時候反過來將道德上的應然,當成是客觀上的實然。更多的時候,是按照各自的利益來將兩者隨意玩弄。社會上充斥著精神分裂的主觀道德,以及此一時彼一時的客觀現實。

股市暢旺,商場人潮如鯽。現代版的《清明上河圖》或者需要X光般的透視法,方能描繪出那繁榮的景象。人是善忘的,這不是什麼罪過,或者這就是佛教所講的「業」。所謂「滿足的大多數」,卻並沒有多大的滿足。上街遊行的人少了,旁觀笑罵的多了。大報小報,銷量多的,就是好報。大人小人,沒錢沒空買報上網,也樂得拿多幾份免費報紙指指點點評頭品足,過一過道德快閃黨的癮。A週B週C週,鑊鑊新鮮鑊鑊甘。記者意淫、編輯意淫、讀者意淫,大家都爭著做保長做黃雀,邊看邊罵、邊罵邊看。此時「我是流氓我怕誰?!」,彼時「仁義禮智就是朕!」。信口雌黃又如何,不就過把癮就死嗎?人誰無死,不過死之前:要增值要減肥要美容要壯陽要炒股要賺錢要買車要買房要買高興要買愛情要買性服務要買哩買路,最好不要勞動;生了小孩還要考試要升學要補習要學琴要學畫要學舞要學哩學路,還要四百萬。原來大家都有壓力,所以你不要挑釁我,但我還要挑釁你呢!有時候為免吃不了兜著走,好漢不吃眼前虧,好,咱們網上見。要要要要要要要要,有沒有想過要施予要分享要慈悲要寬容?

明鏡高懸,鏡自不照,好一句:鏡自不照

相關連接 :

熊一豆: 三嘆

Miss LEE: 發神經!

李智良:情色或管轄的色情

燕窩備忘:《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後續討論

Inmedia:衝破禁忌 重建道德 要求影視處判決中大學生報無罪聯署聲明

《中大學生報》曾出版過之情色版

9 comments

  1. 熊一豆 says:

    看到你在YIN那邊的留言,我那天得聞初中生舉報七旬老闆,也傻了眼……
    患失語症,因太多情況不知該從何說起、如何去說,到說了出來卻總覺得不盡不實,像是怎麼說都未能把道理完完整整地說個明白,好讓別人接收得到……
    就譬如看youtube上的學生報編委與傳媒的對話,連記者都沒能力(或不願意)把是次事件與森小事件分辨開來,那麼起點在哪裏?
    大家雖然生活在同一個物質社會,但像是怎麼走都不會相遇,你說呢,怎麼向那個”見義勇為”的學生哥說,叫佢唔好……
    難。

  2. Horizon says:

    學生哥那種正義還有望改良,畢竟他還年輕吧.....最令我擔心的還是社會上日漸滋長的那種「你很了不起嗎?看你什麼時候仆街!」的看戲心態。魯迅描繪的那個「舊社會」,一些事物竟然和今天如此相似.....

  3. YIN says:

    剛出席了一群中大學生自發召開的記者會,宣讀聯署聲明,反對校方及審裁處的處事手法。

    不少記者只會追問:咁你地同唔同意情色版內容?應唔應該係學生報刊登?

    總之是要迫同學表態,迫同學說自己的同學之不是,迫同學「還」一句所「欠」的「對不起」!

    那天同學哭了,媒體不是很高興麼?但同學是為了什麼而哭?在場人士(包括我)為何也動容?為何流淚(這是我)?媒體有如實地反映出來麼?

  4. Horizon says:

    那些記者完全忘記了自己作為記者的身份,當自己是法官、是編劇。罪都已經幫你定了,台詞也幫你寫好了,就等你畫押確認了.....

  5. gelming says:

    他們所期待的是dramatic impact,這才有「新聞價值」,可以做(死)下去。

  6. Horizon says:

    gelming
    這兩天部分傳媒相關的報導已經有所改善,也許\他們也感覺到輿論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危險吧,今天你製造輿論攻擊別人,難保哪天會反過來引火燒身。我更期望這些改善,是基於新聞從業員的操守和良心.....

    另,鏡自不照,或者我們應該檢視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內心。

  7. gelming says:

    事件鬧到這樣,可能是大家始料不及吧。這裏也可以看看http://www.chonghead.net/

  8. gelming says:

    這個心包含的很廣呢……

Leave a Reply to 處決1938! » 情色或管轄的色情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