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掠影.第三天

來到南非的第三天,是日重點項目是——乘車往開普敦(Cape Town)。早餐後坐旅遊巴離開小鎮旅館,前往乘搭蒸汽火車往Mossel Bay(據說這是世界上唯一一條有定期班次的蒸汽火車路線)。火車抵達Mossel Bay後,已是午飯時分。用過午餐,繼續乘旅遊巴前往開普敦。

鴨仔團的特色是,放輕鬆,一切都交給導遊,包括你的腦袋。鴨仔團的導遊,角色有些像幼稚園的老師,全團上下,大小事務都交由她處理。由景點介紹,講解地理沿格,安排舟車住宿,到照顧全團人的生理需求,都一一包辦。是次帶團的林小姐算是交足了貨,對景點的認識充足,介紹精要,食住交通也安排得有條有理。向來以「有文化」自居的家母,也稱讚她「有水平」哩。

是次南非之行,其實不在計劃之中。本來打算陪母親到紐西蘭,奈何人數不足未能成行,於是抱著「避寒」的心態,才選擇了同樣位於南半球的南非。誰不知位於南半球的南非,雖正處於夏季,溫差和天氣的變化都甚大,一天之內幾有四季之分,且陰晴不定。此時晨霧渺渺,彼時又晴空萬里。更多的時候是猛烈的陽光和厚重的陰霾相互交錯,為廣闊的大地,投下鮮明的輪廓。那種廣闊的風光,直教人驚嘆天地之大美。

從鄉郊轉入城市,景觀交錯的對比,每每比那自然界的變化更為巨大。世人都有個模糊的印象:南非擁有非常豐饒的土地。其中又以貴金屬和鑽石的開採,聞名於世。當然還有那也許更為模糊的種族隔離政策。南非的公路設施非常完善,一條條平整的高速公路將一個個城市連接。在公路上,你往往只能看到一輛輛飛馳往來的私家車,很少見到一些如巴士之類的公共車輛。這樣不免予人一個富裕的印象,然而這是一個貧富懸殊的國度。破落的貧民窟和亮麗的豪宅區分佈在大地之上,愈接近城市,公路旁的貧民區也變得延綿起來。坐在旅遊車上,那些黑色的人影在車窗外一閃即逝。有奔跑嬉戲中的小童,有拖著疲乏身影也許剛下班的成年人,有背著嬰兒的母親,也有漫無目的、衣衫襤褸的流浪者。那些延綿數公里的貧民窟,都是當年種族隔離政策留下來的產物。也許十多年過去了,破落的民房中,也開始夾雜一些簇新的平房,不豪華,卻也乾淨齊整。窗外的風景,在旅人惺忪的睡眼中一明一暗地閃過,也許有一把聲音會提醒你,那不單單是一張張對比鮮明的風景,那裡也有一個個真實的故事.....

One comment

  1. YIN says:

    很久沒看泊,因此也很久沒到這裡。尚未讀Tale兄的遊記,但已急不及待問Tale兄:曾見過大貓(獅子)麼?曾見過小大貓麼(「掌掌到肉」(即掌頭肥郁郁))的獅子仔麼?

    本人超級喜歡看BBC的大貓日記,特別是笨笨的獅子(是啊,獅子固然兇悍,但表現卻是可以很笨鈍的,哈)。

    當然,一下子就問在南非有沒有見到大貓,就是對南非的想像。第二句就想問:在南非有沒有被打劫,哈。

    卻不知伯母喜歡此行否?我爸也想去旅行,猜他最希望去日本,吃個勁的!但願快點賺個錢,成老爸之願。

Leave a Reply to YI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