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他是哲古華拉 ——也說長毛

看了思存《長毛、長毛》 一文若有所想,所以另起爐灶.....



長毛不是哲古華拉。這句語法上並無錯誤的廢話,或者可以有另一些意義。早些時候看過一套名為《或者長毛;或者切‧古華拉》 的話劇,翻查資料才發現原來已經是一月份的事了。當時誰會料到這個長毛怪客、「搞事份子」,會走入「尊貴」的立法局議事堂。不過今天我想說說的是長毛和哲古華拉。

哲古華拉肖像的T恤已經成為了長毛的制服。每次長毛出現在傳媒的畫面中,都仿佛身穿不同款式的哲古華拉T恤,花款之多足可以比美《花樣年華》裡,蘇麗珍的旗袍。近年來哲古華拉T恤熱賣,連帶長期處於赤貧邊緣的長毛,也忽然成為「潮爆」的icon。然而像長毛這般,打心底裡崇拜哲古華拉的人,似乎是少之又少。

如今哲古華拉已經成為一個時裝的肖像,其個人乃至歷史的意涵,恐怕早已被商業的操作挖空無幾。也許大多數身穿哲古華拉T恤的人都不了解,甚至不會認同哲古華拉的革命。這一切在消費文化中都不再重要,因為哲古華拉已經成為一個個美學的概念——浪漫、冒險、年輕、英俊、熱情。或者有人會認為,投長毛一票的人根本就不了解他,就好像身穿哲古華拉T恤的人,不知道誰是哲古華拉一樣。關於這一點,我不會反對。不過其根本分別在於:前者(選民)認同的是一個道德肖像,後者所沈溺的是消費者的美學符號。

在話劇中長毛用以下這段獨白來向他的偶像致敬:
「我們都是攀在巨人肩膊的矮人。我們之所以比他們的看得更深遠,並非由於我們的目光較之更敏銳,站得更高;而是他們肩負著我們,把我們托起,升到他們自身的巨人高度。」

長毛對哲古華拉的崇拜是無可置疑的,然而「長毛不是哲古華拉。」這句話的意義在於:「長毛不可能是『哲古華拉』」。首先在歷史環境因素來看,過去幾十年來,香港一直是資本主義的典範城市。鄧小平也說過,要在中國造更多的「香港」云云。香港人長期生活於資本主義「繁榮」的甜夢之中,又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共產革命的最佳反面教材作示範。革命的熱情早就隨著滿清的辮子和孫中山的足跡,從香港的土地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長毛不可能是『哲古華拉』」另一重的意義在於,兩者在階級圖譜上的差異。哲古華拉生於阿根廷的一個富裕家庭,在當時屬於中產階級。1951年還沒唸完醫學院的哲古華拉趁著暑假,與好友騎著一輛破摩托車從南美洲遊歷到北美洲。期間他不但為沿途壯麗的風光所震動,同時也為南美洲人民的苦難有了親身的見證。他意識到南美洲的貧窮和苦難,是美國所直接或簡接造成的苦果。於是在完成了醫學院的學習之後,即投身南美洲的共產革命。他最為今人所樂道的,是他對革命矢志不移的熱情。他是個「不肯妥協」、「不肯停下來」、「最純粹」的革命者。與此同時,「良好的出身」、「精英的教育」、「年青」、「英俊」、「早逝的唏噓」、「拯救者」等形象,令他成為一個為「中產階級」的英雄(縱使他永遠不會為保守的中產階級所認同)。這或者可以解釋他的形象為何這麼容易,被他所一直反對的資本主義消費文化所吸收,並轉化為一個供人購買的「美學」符號。

視哲古華拉為偶像的長毛在階級圖譜上,兩者可謂有著根本的不同。長毛出身「寒微」,缺少「良好」的教育。貧窮從來都無需去「發現」,而是如影隨形。在某些人的眼中,他「粗魯」、「暴力」、「沒文化」的氣質,根本就是窮人的「原罪」。他長年累月的示威行動是「有勇無謀」,兼且「毫無作用」的螳臂擋車,更為甚者,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搞事份子。而且他既不年輕也不英俊,一邊抬棺材一邊喝啤酒,簡直就是「正常人」眼中的猥褻怪物。怎比叼著大雪茄,斜戴軍帽,豪邁萬分的哲古華拉?!

我的結論還是那句廢話:是的,「長毛不可能是『哲古華拉』」!而中產階級中,恐怕也不大可能會出現另一位哲古華拉.....

9 comments

  1. Gen says:

    可能中產人士也有一小撮會變成激進改革派也說不定, 我在想在近年眾多反全球化示威人群當中, 該有些也會是收入不少的專業人士吧。不過要革命成功嗎? 難矣(若非沒可能的話)。哲古華拉那個還能對革命抱有一絲希望的時代已經早過去了。

  2. 思存 says:

    長毛真心相信共產, 相信社會主義, 但他在競選時也絕口不提這些詞語, 因為香港人不會懂, 香港人只會聯想起一些恐怖的東西, 他費盡唇舌都抵不過傳媒的斷章取義。

    長毛過去的片面形象, 會因他現在受傳媒青 睞而變得全面麼? 這個我也是懷疑的。

    資本主義可以把哲古華拉完全掏空, 變為一個純消費的icon, 長毛, 也許是太近了, 他還在呼喊, 還在令人不舒服, 因此還不太具備這種「資格」。

  3. Johnny says:

    I respect “Long Hair”,because his idea is still in his mind.Of course,he is rude,but he has his dream.I don’t accept his behaviours,but I have to respect his efforts for his dream.

  4. Johnny says:

    I respect “Long Hair”,because his idea is still in his mind.Of course,he is rude,but he has his dream.I don’t accept his behaviours,but I have to respect his efforts for his dream.

  5. Thingummy says:

    I respect “Long Hair”, not because he is a particular symbol of a particular spirit or great belief. I respect him just because he is a simple human as us, and my respect is equal to every human.

    I can only agree that “Long Hair” is a DREAMER, but we know a DREAM is nothing (or something unwanted) without propelled by proper practices. If you don’t accept his behavior but you respect his efforts, then what is your respect to “long Hair” being different from yours to everybody?

    You think there is “Efforts without BEHAVIOR”? what is your point?

    我認同筆者的意思; 攏統來說, 就是香港人對”革命” 一詞的本質既陌生亦害怕. 大概除了因為慣性地生活在熟悉的資本主義型態之物質社會外, 更因歷史上不少人對”革命”的定義和施行, 而感到不安.

    “長毛” 我想就正如t-恤上的che guevara, 都是一種象徵物, 對某種想像的感性圖騰. “長毛”在符號價值上可能一直充當著”革命家”, “反壓迫者” “草根” “人民的精神” 等等普遍人都不會/可能實現的傳奇角色. (當然, 這些角色不一定全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本人不一定如此, 但有人當”信”即是, 好像一件後現代理論中的”擬像物”. 人家投入選票的, 可能就是給這件擬像物, 卻不是長毛本人. 然而, 今天我們有機會去比較仔細地觀察長毛的言行, 猛然發現這個圖騰的像真度不夠 (至少不同於大家原先的想像)! 因而, 大失所望… 又正如”內爆” 現象…

    “長毛真心相信共產, 相信社會主義, 但他在競選時也絕口不提這些詞語, 因為香港人不會懂, 香港人只會聯想起一些恐怖的東西, 他費盡唇舌都抵不過傳媒的斷章取義。”

    一. 我們如何去介定”真心”?
    二. 在競選時也絕口不提自己的政治取態, 是否屬於一類”政治欺騙”? 記得當年卡斯特羅, 在發動革命後才自爆自己真正的身份是馬克思主義者… 嚇弊了不少民眾…
    三. 這種做法好像前設地認為民眾不夠成熟去了解”社會主義”或有被害此妄想. 因此, 不向選民解釋和坦白, 會否延伸出過去獨裁者的父權統治?

    在這一刻我更懷疑「哲古華拉不可能是『哲古華拉』」!

  6. CHN says:

    “長毛不是哲古華拉。”

    同意樓上的講法

  7. Soda says:

    “長毛不是哲古華拉” 我說他絶對同意。
    “長期處於赤貧邊緣的長毛”他絶對不是。
    “然而像長毛這般,打心底裡崇拜哲古華拉”如果長毛隻野係,便所有人穿哲古Tee都係啦。

  8. Anonymous says:

    哲古華拉被處決後的新聞圖片中.
    最震撼的是.
    “耶穌呀???????????”

  9. rat says:

    謝謝你的文章,很精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