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吵之後的反思

本文是日前在通寶日記與人「討論」後的一些反思。

其他:
思存:隔岸觀火
公義與嫉妒 (隔岸觀火後感)
歌德:公義即公平 (2)
港燦:維園阿伯] 香港社會各階層流動的階梯是否已消失 ?

記得以前不用逼小朋友叫自己做哥哥的日子,我也曾經喜歡在網上招惹是非,而所謂的討論每每變成為吵而吵的無聊遊戲,大家都爭著做最後一個發言者,好像最後一個就是「贏家」是的。檢討起來,在網上相互爭吵的人,儘管表面上的分歧很大,其實相互之間的共同之處更多,其一就是「無聊」。我之所以封嘴,就是警覺到,如此下去,一來大家都不可能說服大家,二來再講下去我怕自己會終於把持不住,而同樣地撕破臉來爭吵。撕破臉吵架可以是很爽的事,對雙方來說卻是無益兼累人的。

日不落提到尼采那個「忌恨」的概念,我暫時還沒有完全明白,然而我想每個人都有自我檢討的需要。正如我的「理性」是真的嗎?還是另一種非理性的傲慢。人各自都有局限,如果經常把自己放在「真理」的那一邊來向別人說教,就算是多麼的謙卑、有禮、寬懷、憐憫,也許都不過是來自巨大的傲慢。恕我不敬以耶穌作為一個例子,假如他只是一個凡人的話(希望Peg不要介意),他一定是最最傲慢的人,因為他企圖承擔所有人的「罪」,並且以自己的血肉去洗滌他們的靈魂,最後赦免了他們。

作為凡人,在與人爭辯的同時,有時所謂的「理性」與「謙卑」其實可以是相當的傲慢。因為「理性」與「謙卑」也許只是一種假裝出來,以顯示自己比別人「優越」的戲碼。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理性」的言論,並不一定能夠引來「理性」的回應。與不理性的謾罵相比,所謂的「理性」可能更易激怒對方。對方會覺得「哼,少來這套自以為高尚的人格」。所以我封嘴的另一考慮,就是怕自己過份投入地去扮演一個不真實的人。始終辯論也只是辯論,世界仍然在人的意志之外運轉。「我思故我在」的另一面,可以是「我們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千萬別把自己當成聖人,甚至上帝.....

網上討論的空間是更寬,還是更窄,也許更在於我們的視野與胸襟。在此重溫一下維多利亞公園裡的圖片,或者多少可以看到與我們相似的身影.....
http://www.littlelittle.org/VP/index.htm

17 comments

  1. Peg says:

    我不介意。
    我突然想,耶穌在與人爭辯時,是怎樣的呢???他也有發怒的時候。他也有直斥其非的時候。當然,應該曾選擇過沉默。哈,要再看一次福音書。

    另,你寫的反思很多都是我的所想。

    你說︰
    有時所謂的「理性」與「謙卑」其實可以是相當的傲慢。

    我以我的謙卑為傲,是謙卑還是自傲?

    不過,其實人都需要一些值得引以為傲的「東西」吧。

    我覺得,能夠做到「比較理性」的討論是一件很不錯的事,討論還討論,討論可以激動,但真的用不著動輒罵到人家的身上去。坦白說,本來我這無知的人對此事認識不多,然後,我八八卦卦去看了,但看了後,我發覺我對這事的實則知識都沒有增多,看了這些討論,我感覺仍然是一頭霧水,沒有對這件事多了不同角度且較深入的了解。不過,關注倒比以前多了。所以跑去細讀了一些新聞。

    也不錯麻。

    是的,我們都是平凡不過的平凡人呀。任我們如何努力呀,都是凡人一名。

    祝週日好。

  2. Tale says:

    Peg,
    謝謝你!如何在自省之間,而不迷失自我,這真的很難去拿捏.....

    祝你都有個美好的週日~

    • Betsey says:

      Very nice info and right to the point. I don’t know if this is in fact the best place to ask but do you guys have any thoughts on where to employ some prnfisseooal writers? Thanks in advance

  3. 日不落 says:

    Peg: 很喜歡你那句:「我以我的謙卑為傲,是謙卑還是自傲?」

    Tale兄:你大可不必那麼認真對待我引用尼采的「忌恨」觀點。我本人頗喜歡尼采,可惜呀,我對尼采的愛慕還是建基於半桶水和一知半解上(日後可能因了解而分開也說不定,嘿)。那天看到妒忌兩字,想起尼采的「忌恨」,就胡裡胡塗寫了下去,所以你還是不要這樣認真好些。

    對於理性、討論的看法,在思存兄那邊也寫了點,在此不贅。

    只是想補充,別人和自己的觀點並不是一下子能以三言兩語被說服。因為觀點是經長年累月自身經歷,以至不知給什麼潛然默化、社教化的結果。

    所以有時辯論是頗為無聊……特別是辯論比賽以至法律訴訟。

    你們提起基督嘛。又觸動了我一些神經。曾經與一位基督徒討論真理等問題,發覺大家分歧極大,根本沒有共同基礎去討論。大家努力擺出「證據」去相信自己的信念是對的,或者說,大家在努力證明自己的「證據」是對的,結果大家說服不了對方。當時,我覺得他很偏執,我好像在對牛彈琴。回想起來,他又何嘗不會覺得我很偏執,他在對牛彈琴呢?

    其實越來越發覺自己有很多事很不明白:點解d人會咁諗野?點解佢地會有咁o既行為?但無論你點講,人地好多時都會仍然咁諗,咁做。好唔明白啊~

    最經典的是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啦。明明事情應該是這樣做的,明明有那麼多壞先例前車可鑑的,為何還是這樣處事呢?

    最近曾經寫了篇文,批評一件我以至身邊的朋友覺得大事大非的事情。在朋友鼓勵下,投了去世紀版。當然,我這小小人物,豈能登大雅之堂呢?這些地方,給董浩雲日記、蕭若元、張信剛等登場了。曾經想過向世紀版查詢,不過後來再想,算了吧,不想玩這些遊戲。況且,就算登了出來,也不能改變些什麼。自己反而可能因為再一次對牛彈琴而又動氣,那何必呢?

  4. Tale says:

    日不落,明報已日漸沉淪,所以也不必動氣。不過你這樣一說,不是分明光賣廣告,不出貨嗎?唔好掛住日夜纏綿啦!吊人癮是大罪啊!!快快快!!!

  5. 思存 says:

    據說你只要把日不落的blog由頭看到尾, 就已經可以「收到貨」了. 嘿嘿…. (幫佢賣埋廣告添…)

  6. 日不落 says:

    首先,讓我強調,我的確曾因世紀版沒有登我的大作而動氣,特別是看到董浩雲日記的連載。不過,現在沒有了。我所指的動氣是,其實我預到就算文章出了,它也沒有辦法改變一些我和朋友們不想見到的事情,但這種無力感,將一定會令我和朋友很動氣。

    Tale兄,你什麼時候開始審判人,什麼「吊人癮是大罪」呢?何況我早就過「別人和自己的觀點並不是一下子能以三言兩語被說服」。我,日不落,才不會因你的三言兩語就範(查實我只是受軟不受硬)。我就是要日夜纏綿,你奈得我何麼?

    好了好了,你那麼強硬,我送了……嘿(陰濕古怪狀)…..

    (看來,又成功吊你的癮了~)

  7. 日不落 says:

    更正:
    「何況我早就過….」應是「何況我早就說過….」
    「我送了….」應是「我送你….」

  8. Tale says:

    終於看到「那篇」了(因為全部都看完了嘛~)嘿嘿
    吊癮還吊癮,纏綿還纏綿,一字記之曰:業~

  9. 日不落 says:

    是了,就是那篇了。令我想起久久沒有新大作,慘!(汗顏狀)

    咦,這裡明明是反思,為什麼傾起閒計秘聞來?

    還是封嘴,苦思功課。不過,在此之前,還得要看獎門人,嘻~

  10. joker says:

    哈哈,呢度十個post都已經偏離主題。

    互聯網一個好處係,我可以暢所欲言,然後再次發現真正自己。然後,愛上一個現實世界。

  11. 文費特 says:

    同意網上討論最終變成無謂的爭辯
    像兩個雙撲手各自站在自己的圈子裏
    你推我我推你
    造成跳自己的圈子的窘境

    但,若然”我有我觀點,人有人觀點,無話邊個�矞鉽蚇�”,又會流於相對主義

    小弟才疏學淺,還望各位賜教

  12. Manfred says:

    上面打漏字
    應是”跳不出自己圈子”才對

  13. Sunny says:

    Many people in Hong Kong think of confrontation as a negative thing, they describe all criticism and discussions as “無謂的爭辯”. In fact we should open our mind for discussions, as most often it inspires us to think, and could be constructive.

  14. Manfred says:

    也許是中國的影響
    只求整體的表面和諧
    故個體的意見都可以被忽視
    最重要是社會的穩定,悶聲發大財

  15. Tale says:

    也許和殖民地教育也有關,總之唔好「搞事」,乖乖地,安安份份,跟足遊戲規則玩,多想無益,這樣先有糖分。

  16. Peg says:

    Tale,又來說聖經。

    昨天看聖經,讀到耶穌如何回答法利賽人,我一路讀,一路想像,我可以耶穌當時的語氣是頗為咄咄逼人,不留情面的,而聽在法利賽人耳裏,一定不是好受。

    這和我以為應該的討論語氣(要柔和,要謙卑,要照顧別人感受)有點出入。

    我就想,咦,學像耶穌喎,咪可以又咄咄逼人,不留情面。(發啦!)

    不過,再想,耶穌為乜可以這樣呢?我想到,耶穌其實是「本死」的,他根本預知自己快要離開,所以可以這麼不留情面。

    而我們作為人呢,就不可以了,都不知何時才死,咁寸,陣間有排受。

    還有,我印象是耶穌在後期,快死之前才這樣罵人。如果真是這樣,更加耶穌那時根本就是豁出去了。但我印象可能有錯,要再讀。

    講下自己,近來為關注的事都會唔開心。我覺得我唔係冇道理,但相反意見就會覺得所有既道理完全都唔係道理。只有他們的道理才是道理 / 真理。:-< 我都好想發欄渣來個潑婦罵街。可惜我唔可以「本死」。 溝通原來這麼難。 咁我就唯有切切祈禱。真係切切地切切地祈禱。將被屈的感受告訴神,將事情告訴神,求神帶領、解決。 我會再就我所能做,但原來人就係咁渺少。誰人可以說真理就在他哪裏?我們渺少到,連自己握有多少真理也不確定,連為握在手的真理而努力都感到這樣困難。

Leave a Reply to 文費特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